自動化和人工智能的未來是什麼樣?工業革命的曆史給我們啟示
來源: | 作者:tardetech | 發布時間: 2019-05-08 | 435 次浏覽 | 分享到:
很多人把自動化和人工智能的不斷滲透比喻為第四次工業革命。這次革命會對未來工作産生哪些影響?大家的看法截然不同。有人認為就像第一次工業革命那樣,會造成大規模的失業;也有人從同樣的例子得出工業革命其實并沒有導緻社會動蕩或者大規模災難。對此萊斯大學計算機科學教授Moshe Y. Vardi提出,我們是要以史為鑒,但關鍵是要有全面的曆史觀,這兩方面的看法都是片面的。

        随着自動化與人工智能技術的改進,很多人對工作的未來感到擔憂。擔憂者問道,如果幾百萬人不再有工作可做的話, 那些又可以幹什麼呢?這些人又怎麼養活自己和家庭呢?社會為了做出調整又會(或者需要)發生哪些變化呢?

  很多經濟學家說沒有擔心的必要。他們指向了過去,說以前工作任務與勞動市場的重大變革——尤其是18、19世紀工業革命期間的那些變革——并沒有導緻重大的社會動蕩或者大範圍災難。這些經濟學家說技術摧毀了工作的同時,大家也在找别的工作。一位經濟學家提出:

  自從工業革命出現以來,對技術變革會導緻大規模失業的恐懼總是反複出現。新古典經濟學家的預測是這種情況不會發生,因為大家會找到别的工作,盡管可能要經曆很長一段痛苦的調整期。總的來說,這一預測已被證明是正确的。

  痛苦的調整期很長這一點無疑是正确的!工業革命的餘波包括了兩次重大的社會革命,造成的死亡人數接近了1個億。現代社會福利國家的穩定影響隻是在二戰之後才出現的,這時候距離工業革命開始的18世紀已經差不多有200年了。

  今天,随着全球化和自動化大幅提升了企業生産力,許多工人的工資卻停滞不前。自動化和人工智能技術的增長力量意味着随後還會有更多的痛苦出現。在預測未來的時候這些經濟學家是在把曆史記錄最小化嗎?他們的意思是不是說别擔心一兩個世紀以後情況就會變好嗎?

自動化和人工智能的未來是什麼樣?工業革命的曆史給我們啟示

  100多年前的工業革命帶來的動蕩持續了1個多世紀:1914年,世界國際勞工聯盟在紐約的示威遊行

  達到引爆點

  為了以史為鑒,從工業革命中國吸取經驗教訓,我們必須把它放進合适的曆史背景裡面。工業革命是一個引爆點(tipping point)。此前幾千年的時間裡,經濟增長基本上都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地步,通常與人口增長的速度同步:不外就是農民多種出了一點食物,鐵匠多造出了一點工具,但來自美索不達米亞、埃及、中國和印度等早期耕地社會的人本該認識到17世紀的歐洲世界。

  不過當之氣動力和工業機器在18世紀出現時,經濟活動開始騰飛。發生在僅僅2百年時間内的增長就比此前任何時期經曆的增長都龐大了非常多。現在我們可能也即将面臨類似的引爆點,一些人更願意稱之為“第四次工業革命”,認為跟未來的生産力和盈利能力潛能相比,此前所發生過的一切都不過是微不足道的。

  預測搞錯了

  全球化和自動化的影響很容易會被低估——我自己就試過。2000年3月,納斯達克複合指數達到了頂峰,随後出現崩盤,在接下來的2年時間裡洗劫了8萬億美元的市值。與此同時,互聯網的全球性傳播促進了軟件制作的離岸外包,這導緻衆人害怕信息技術的崗位會全部消失。

  美國計算機協會(ACM)擔心這些因素對未來的計算機教育和就業會意味着什麼。我擔任聯合組長的該組織的一個研究小組在2006年報告說,沒有理由可以證明計算機業的崗位會從發達國家消失。最近10年的情況已經證明這一結論是正确的。

  不過我們的報告還下結論說“貿易收益的分布方式可能會有所不同,”意味着寫個人和地區會受益,而别的一些個人和地區則會受損。這個結論隻是狹隘地聚焦在信息技術産業上面。如果我們把目光看得更遠一點,審視到全球化和自動化對經濟的影響的話,本來是可以發現當時就已經在發生的大得多的變化的。

  向制造業擴散

  無論是第一次工業革命還是現在這次,其第一效應都是發生在發達國家的制造業。通過為工人進行技術升級,美國制造業的生産力從1995到2015年間大概翻了一番。因此,盡管美國的制造業産出結伴上達到了史上最高點,但就業的低點卻出現在1980年左右,并且自1995年以來就一直在不斷下降。

  不過跟19世紀不一樣的是,全球化和自動化的效應正在發展中國家蔓延。經濟學家Branko Milanovic的“大象曲線”展示的是1998年全球各地按收入排名到了2008年的變化情況。盡管極端貧困的收入依然停滞不前,但新興經濟體的收入增長卻讓數億人擺脫了貧困。而收入非常靠前地方的人也受益于全球化和自動化。

  但是工作收入——以及發達國家中等收入人群的收入已經出現停滞。比方所,在美國,今天的制造業工人的收入在扣除通脹因素以外基本上跟1970年的水平一樣。

  現在自動化也已經滲透到發展中國家。國際勞動組織的一份最近的報告發現,東南亞920萬紡織與制鞋業崗位中有超過2/3受到了自動化的威脅。

  認清問題

  除了擴散到全球以外,自動化和人工智能還開始滲透到整個經濟當中。會計、律師、甚至建築工人——這些自第一次工業革命以來就基本上沒有什麼變化的工作,如果說還沒有徹底被計算機取代的話也發生了實質性的改變。

  直到最近,全球受教育的專業階層以及中等收入人群都還沒有意識到工作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現在這些事正在發生在他們身上。

  其結果将是令人吃驚、颠覆性且有可能持續很長的。去年政治局勢的發展已經清楚表明共同繁榮的問題無法被忽視。現在已經有迹象表明,英國的脫歐以及美國的特朗普當選總統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經濟不平等的推動。

  我們當前的經濟和社會正在發生重大的變革,并沒有減緩其影響的簡單修正或者适配方案。但在嘗試根據過去情況做出經濟預測時,傑出的以色列經濟學家Ariel Rubinstein在2012年的《經濟語言》中提出的警告是值得銘記并實踐的:

  我強烈癡迷于否定一切主張經濟模型可得出實際價值結論的解釋。

  經濟理論告訴我們更多的是經濟模型而不是經濟現實,Rubinstein的基本論斷是一個警告:在預測經濟未來的時候不我們不僅應該傾聽經濟學家的話,還應該聽聽曆史學家的話,因為曆史學家往往能給自己的預測帶來更深層次的曆史觀。自動化會以一種也許是令人痛苦且持久的方式顯著改變很多人的生活。